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偷媳

偷媳

添加:来源:xbondx.com人气:17423

  老何小心翼翼的把一盘香气四溢的桂花鱼端到餐桌上。呼,终于好了老何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,满足的笑了。他看了看手表,自言自语的说:他们快到家了吧。老何原名何一波。今年五十有八了,是市医院的院长。今年退休了,闲着没事就在家里种种花草养养鱼。老何的老婆十年前因车祸去世,只有一个儿子,叫何飞。去年才结的婚,儿媳叫雨婷,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听说还是某校的校花,是他儿子追了好久才到手的。
  结婚后小两口就去深圳打拚事业,一年也难得回家几次,所以老何有时也会觉得孤单,他也想找个伴,但儿子不同意,也就做罢,老何懂得养身之道,所以看起来人像四十多岁的人,精力十足,一点也不显老。偶然也有点火气,就看点毛片打打枪消火。今天儿子他们五一放长假所以要回来,所以就准备了一桌好菜迎接他们。
 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,来啦。老何搽了搽手,赶紧去开门爸,我们回来啦。何飞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。
  儿媳雨婷也甜甜了喊了声爸。
  老何的脸上笑开了花,说: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说着,接过儿子手中的东西,一家人进了家何飞鼻子嗅了嗅好香啊。
  老何呵呵一笑说:快来吃饭吧,别让菜冷了何飞一听就来劲了,嘿,爸做的菜我最爱吃了。来,吃吃这个。老何夹菜到雨婷碗里谢谢爸雨婷柔柔的说。
  看看你们,都瘦了,来,何飞,多吃点。饭后,何飞就去书房上电脑了。老何就忙着收拾餐桌雨婷说:爸,还是我来吧。说着,拿过老何手中的抹布。
  看着贤慧的儿媳,老何笑了笑,说:好吧。老何就去客厅看电视了。
  突然,厨房传来锵的一声,老何急忙跑进厨房,原来是儿媳在洗碗的时候手滑不小心打碎了盘子,老何关心的走过去说:有没有伤到。雨婷不好意思的说:没有,对不起,爸,不小心打碎了几个盘子。老何爽郎的笑着说:傻孩子,爸怎麽会怪你呢,只要没伤到就好。说完,老何就去厨房的角落找来一个扫斗扫帚,发现儿媳已经蹲在地上一片一片的把盘子碎片检起来,老何急忙说:小心别伤到手。雨婷抬起头对着老何笑了笑,说:爸,没事。又低下头检起来。
  老何却心里突了一下,因为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,儿媳今天穿着一件短袖紧身的T恤,领口处是个很大的 V型,几镂发丝由于低头而垂落在胸前,但也阻碍不了老何的目光,穿过发丝,停留在那一片雪白,一对雪白挺拔的双峰被一件黑色的文胸生生挤出了一半,老何甚至看得清文胸边缘的镂花,黑白相间的乳沟给老何视觉的冲击,老何突然觉得有点口乾舌躁。老何瞄了一眼,就转开视线,看到儿媳没注意,不禁又偷瞄了一眼。这时,雨婷已经把大的碎片都检完了,老何马上定了定神,把地上的碎屑仔细的扫干静。
  老何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电视上是什麽节目,老何都不注意了,脑海总闪现刚才那一道雪白,老何很烦躁,把电视关了。他拿起一份报纸,坐在一个可以看到厨房的角落,假装看报纸,眼角却偷偷的瞄向儿媳忙碌的背景。今天儿媳的穿着很性感,上身是紧身的红色 T恤,下面是一条蓝色短裤,好像有人叫热裤吧。
  紧紧的包裹住浑圆挺翘的丰臀,由于雨婷身高有一米六八,所以两条雪白的大腿显得特别修长,让老何不禁想起那些车模。
  终于忙好了,雨婷取下围裙,洗了洗手,走出厨房忙好啦?老何问道。
  嗯,好了雨婷的脸微微红了一下。
  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。老何微笑道。
  好的雨婷转身向卧室走去,老何贪婪的看着儿媳的背景,尤其是那扭来扭去饱满的丰臀,想像着那惊人的弹性。
  老何依然记得,当儿子把雨婷带回家介绍给老何时,老何眼中的惊艳,雨婷很美,柔顺发亮的披肩长发,明亮的大眼睛中总是含有波光粼粼的水汽,秀直的鼻子下是不点而红的樱唇,白里透红的脸庞,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,既清纯又带点可爱,身材修长,该圆的圆,该翘的翘,称得上是天使脸面,魔鬼身材。让人有种想把她揉进身体的感觉。声音清脆悦耳如黄莺。
  尤其特别的是,雨婷身上还有一股像白兰花的清香,不是香水,而是自然体香,以老何医者的眼光看是很准的,每当雨婷经过老何身边时,老何总是不动身色的深吸几口。老何也知道这样是不可以的,雨婷是自己的儿媳妇,是儿子的老婆,但老何总是忍不住的想。后来在电脑上浏览了色情网站,那些公媳乱伦文章的描写,让老何像入了魔,邪恶的种子已悄然埋下,在某个时间就会爆发。